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图片 > 可爱 >

搜救犬:可敬可爱的“萌英雄”

发布时间:2019-10-09 13:28 类别:可爱

原标题:搜救犬:可敬可爱的“萌英雄”

搜救犬:可敬可爱的“萌英雄”

西安市消防救援支队搜救犬中队部分训导员与犬只。本报记者 马黎摄

搜救犬:可敬可爱的“萌英雄”

9月16日,训导员艾宪波和搜救犬啸天一起训练。 本报记者 马黎摄

搜救犬:可敬可爱的“萌英雄”

9月16日,嗅觉“大师”小白在走垛桥。 本报记者 马黎摄

犬,是人类忠实的朋友。现在,许多城市居民家里养着宠物犬,甚至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家庭成员。与众多悠闲自在的宠物犬截然不同的是,我们身边还有这样一个犬类群体:它们每天都接受着艰苦的训练,与消防员一起奋战在救援一线,在拯救了许多生命的同时,也带给我们无数的希望和感动。

9月6日,在刚刚结束的全国消防救援队伍第五届消防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中,代表陕西消防救援总队参赛的西安市消防救援支队搜救犬中队顽强拼搏,斩获佳绩。

9月16日,记者来到西安市消防救援支队搜救犬中队,感受搜救犬“战士们”不一样的生活。

啸天 “元老级”搜救犬

9岁的啸天是一只巧克力色的拉布拉多犬。3个月大时,它就被带离了母亲,成为搜救犬中队2010年成立时第一批自行培育的幼犬,由训导员艾宪波抚养、训练。

在搜救犬中队的9年里,啸天几乎参与了搜救犬中队大大小小全部的搜救任务,有着极其丰富的救援经验,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英雄”。如今,它年龄大了,艾宪波已经不舍得再让它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了。“你看,啸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可不少呢。” 艾宪波抚摸着啸天身上的老茧和伤疤说,这些老茧和伤疤记录着啸天每一次的刻苦训练和奋力救援。

现在的啸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的小屋休息,看见艾宪波过来,它总会摇着尾巴开心地在犬舍中转圈,朝着他吠叫,声音嘶哑。“前几天它得了支气管炎,你听,它嗓子都哑了。”艾宪波怜惜地说,啸天不仅有呼吸方面的疾病,而且前爪因为常年的训练,软组织挫伤一直都没有痊愈。

“最严重的一次受伤,是在西安市鄠邑区观音山救援的过程中。”艾宪波回忆,当时有一位驴友在观音山迷路,发出了求救信号,艾宪波带着啸天和战友们冒着危险徒步上山搜寻。第一天按上山路线搜寻无果后,他们顶着严寒,住在山顶一个几乎被雪覆盖的破庙里,靠着喝雪水、吃饼干撑过了一晚。第二天,顺着另一条搜寻路线寻找时,终于找到了那位驴友。可近12个小时的野外跋涉让啸天左后腿骨裂,足足1个月没办法进行训练。

尽管这是消防员与搜救犬的职责,但啸天的这次受伤还是让艾宪波非常痛心。“在搜救行动中,啸天有时会把自己的爪子刨烂,甚至虚脱倒下。每次它受伤,我那是真心疼啊。”

“我从来不敢去想啸天离去的样子,哪怕仅仅是设想都不敢。我们相互陪伴了多年,如今它老了,我想领养它,希望在它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有我的陪伴。”艾宪波说。

斑纳 废墟上的“天使

搜救犬和人一样,有着不同的身体素质、兴趣爱好,在幼犬成长的过程中,训导员会通过游戏或简单的训练来发现每只犬的特点,进而有重点地培养它们,最大限度地发挥它们的特长。

胡秀彬训导的是一只名叫斑纳的拉布拉多犬。斑纳刚来搜救犬中队时只有8个月大,为了发掘斑纳的潜力,胡秀彬开始了对斑纳的幼训。“每只犬都有自己的脾气。斑纳胆子挺大,我有时会突然在旁边扔个铁盆之类的东西,‘哐啷’一声,但斑纳依旧不受影响,可以继续专心地做自己的事。”胡秀彬说。

1岁时,斑纳开始接受正式训练。胡秀彬模拟真实的被困场景,让斑纳寻找自己。刚开始,斑纳较为生疏,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胡秀彬,渐渐地斑纳找到胡秀彬的速度越来越快,胡秀彬和斑纳之间越来越默契。“别看斑纳今年只有1岁多,它在全国消防救援队伍第五届消防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中,获得了废墟搜救项目全国第5名的好成绩。”胡秀彬轻抚着自己的爱犬说。

在斑纳之前,胡秀彬训导过一只名叫天龙的史宾格犬。那是一只战功赫赫的犬,曾在第三届消防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中获得血迹搜索项目第一名,立过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

普通宠物犬的寿命约15年,搜救犬平时要接受大量的训练,因此寿命要短许多,10岁就已经是老年犬了。“我与天龙相伴多年,后来,天龙年纪大了,又患了重病。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听到天龙发病的消息后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可还是没有见到天龙最后一眼。天龙没了以后,我一度很灰心,不想再训导犬了。”胡秀彬说,冥冥中,好像天龙回到了他的身边,只是换了一个名字——斑纳。

小白 野外搜寻高手

小白今年快3岁了,它还有个小它1岁的师弟丁香。它们都是史宾格犬,一样的毛色,连腿上的花纹都极为相似,很难分辨出谁是谁。这种原产于英国的犬种具有极高的嗅觉灵敏度,且耐力好,所以被广泛用于搜救、搜毒、搜爆。

正是因为它们有这些特性,训导员陈志卫特意将小白和丁香向野外搜寻犬的方向培养。

1岁以后,小白和丁香都经历了血迹搜寻训练,陈志卫会在一块正方形的木板中心钻一个小孔,滴入人体抗凝血液,一旦找到血迹,小白和丁香就会以趴下作为示警方式告知训导员。在全国消防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中,这种考验更为严苛,比武竞赛现场会有400块这样的木板,其中只有一块木板中间有血液样本,搜救犬需要在周围存在食物、玩具等因素的干扰下,用最短的时间找到目标木板并示警。

陈志卫说,他足足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慢慢得到这两位小兄弟的信任。“一定要对它们好。”陈志卫从未忘记自己最初的承诺。在带小白和丁香之前,陈志卫还带过几只犬,其中有一只金毛犬已经退役,还有一只史宾格犬小毅牺牲了。“小毅走的那个晚上,我难过得整夜没合眼。”陈志卫说。

谈起这些年的搜救经历,陈志卫不断感慨生命的脆弱,人在自然力量面前的渺小。“搜救犬就是活体生命探测仪,如果一个人身体状态极差、生命指数很低,靠普通的生命探测仪有时是探测不出来的。而搜救犬能嗅到人微弱的呼气,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它们也有可能发现被困者。”只可惜,几次救援最终找到的都是部分遇难者。陈志卫寄希望于小白与丁香,在平时更好地和它们一起训练,让它们有足够的本领找到废墟中的幸存者,给废墟下的人带来生的希望。